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浩博娱乐官网网址>>新闻>>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三十一】清华尤力教授:最重要的能力是驾驭知识的能力

来源:早培 作者:石宗华 张博睿 章佳驰 孙江波 编辑:管望 时间:2018-04-26

时间:2018年4月9日 

采访对象:尤力,清华大学教授 

采访记者:石宗华 张博睿 章佳驰 孙江波 

  

  石宗华:教授您好。我们是来自早十2班(即高一20班)和早九3班的同学们。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可能会占用您一点时间。谢谢您。 

  教授:好的。 

  张博睿:我简单总结一下您的学科就是:您的学科是在小数点后寻找物理规律,您刚才也提到一些所谓的乌云,他们都是在盲人摸象中去寻找规律。物理中有很多学科,那么您觉得您这个学科在整个物理学中的意义或者可能对物理学做出的贡献有哪些?这些贡献有多大? 

  教授:我想是这样,这个小数点后的总结不完全概括我刚才所讲的内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刚才讲的例子都是类似9.8这样的数字,都是在小数点前面有数字的,但是精密测量物理经常遇到前面都是0.00000这样很多个零的,所以它就不是找非常小的项,而是找领头项。前面可能全是0,引力波就是这样的,10的-21次方,前面都是0,它就是在那一位才有非零数字的。那么我们这个领域对新的物理规律、新的物理现象的发现,或者对现有物理规律的验证,它是最前沿的。当然它的应用性也非常强。 

  石宗华:我们现在还都是高中生,我们学的都是最基础的经典物理,和前沿物理比,都落后几十年,甚至像牛顿力学都落后几百年。站在我国物理的最前沿,您对前沿物理的未来发展是怎样的呢? 

  教授:经典物理是基础,所有前沿物理都是在经典物理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以要把经典物理学好用好。那么对物理学科的展望呢?我觉得,你们这一代人如果能够像我们这代人一样努力的话,在你们壮年的时候,中国物理学会走到国际最前沿。我现在也在教本科生的课,主讲清华本科生的量子力学。以前讲过电磁学,也讲过光学,我比较担心的是现在学生的时间不如我们那个年代充裕,因为现在生活变得更复杂,而且现在有更多的学科。比如计算机也很重要,手机也很重要,所以现在可能大家不一定有那么多的时间。 

  还有一个更加不乐观的地方,就是人数。我感觉咱们中国现在读物理的人相对比较少,跟我们当初比,比例小很多。我是83年上大学的,我们那时候的物理专业,每个学校都会招生几百个人,现在清华一年才招一百个人。可能是形势所迫的原因吧。假如能够像我们上大学那时候的态势一样保持着么多学生,那么中国物理肯定能够走到世界的最前沿。但是现在情况很复杂,不太好预言,但是整体来讲,我现在教的学生们,他们还是可以的。我在清华这十年左右教的学生,跟国外一流大学不会差得太多。 

 

  章佳驰:高中到大学,很多人想报考物理系,对于高中到大学之间知识的衔接,您有什么建议吗? 

  教授:我认为没什么问题,我觉得你们在高中都学得很厉害,现在的高中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什么都懂,生物啊,历史啊,文学啊都很精通。我只是担心你们进入大学以后能不能保持同样旺盛的学习劲头,这个可能是个更大的问题。我倒是不担心衔接。我今天讲的内容,即便你们没学过,你们也是有些感觉的是吧?因为报告这种形式,不是你们来了一下子就学会了,你明白大概是个什么意思,可以自己回去再学习。 

  其实我有个问题要问问你们,你们参与今天这个活动是什么感觉? 

  答:因为我们学得比较快,所以我们接触的知识就会比一般人接触的多一些,接触到越多的知识,到了不同的平台上就会了解更多的内容,就会激发我们进行更深一步研究的兴趣。很多同学的研究可能到了研究生的领域,可是他们并不觉得累,因为学得多而发现了自己喜欢的科目,那就会去钻研这个科目。 

  教授:其实知识是学不完的,我不希望我的研究生非常努力地学。我觉得最重要的能力是驾驭知识的能力,你看图书馆里任何一本物理杂志,它是学不完的知识。这一点根据我在美国十多年教学的经验,两国之间是有差异的。美国强调知识是要用到的时候才要去学。当然我对你们的模式不是特别清楚,我是觉得有机会要实际做一点点事情,当然前提是要找到一个好的课题组啊,能够给你们恰当的课题,这个可能对你们更有帮助。 

  章佳驰:其实早培是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资源,我们也会参加比如清华或者北大的实验机会,所以我们也会需要更多的知识。 

  石宗华:所以教授这也是给我们了一个提醒,有的时候我们可能学习过于急于求成,会忽略所学知识的应用。然而应用恰恰在前沿学科发展上是最重要的一环,是所有理论和研究的上层建筑。 

  石宗华:最后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我们都是早培班的学生,而早培班的理念就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说的比较简练的话,就是脱掉条条框框,就是一个大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尽情地发展自己的喜好特长。我的问题就是,在这样一个平台上,物理这个学科应该如何授课,才能发挥最好的效果? 

  教授:这个问题很大。我女儿也在高一,我的态度是不限制她,她想学什么或者不想学什么都可以,我觉得学习上的事情,并不是有个计划就能做成的。就像人生的规划,我有很多学生,有的也在做讲师做教授,有的也在普通的工作岗位上,他们现在的成就,我感觉跟他们的成绩并没什么特别强的关联。 

  我觉得对你们浩博娱乐城附这么好这么优秀的学生来说,千万不能认为你努力了你有目标了就一定能实现。大多都是概率性的事件。但可以肯定的是,你有兴趣,做的事情肯定都是好的,但如果有可能,我还是建议你们,多一些实验的机会,比方说你们做一些真空啊、无线电啊之类的实验,我在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我们就玩无线电啊,自己装个收音机啊,自己做些汽车,当然不是真的汽车,是一些轴承啊,电机啊组装起来,估计你们没这个条件,父母可能要跟你们干仗(笑),我跟我的女儿说,她随便做什么我都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