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西行漫记 | 万里边疆教育行

作者:易鑫 发布时间:2019.09.29
《中国民族教育》杂志

湛蓝的天空,洁白肃穆的雪山,庄严的界碑和国门,强烈的紫外线,高海拔带来的眩晕感及艰难呼吸,带着异域风情的褐色大眼睛,热情奔放的笑容,“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洗脑旋律……回忆起3个月前的新疆采访,纷繁的画面如同洪水打开了闸门,轰然充斥到我的脑海中。

我所在的新疆组,任务是采访西陲第一校——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吉根乡小学,以及帕米尔高原上的喀什市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以下简称“塔县”)的教育发展变化,包含报纸的采写和新媒体的视频拍摄。带着第一次去新疆的兴奋,带着对国门景象的向往,带着对边境学校和教育的好奇,我充满期待地出发了。

质朴热忱的西陲人

尽管从他人的介绍和有限的地理知识中,对新疆之远——距北京近4000公里,新疆之大——占我国国土面积1/6,已有心理准备,但亲历后我才切身感受到新疆的幅员辽阔。

这一路,从喀什到吉根乡,再从吉根乡到塔县,最后从塔县回喀什,保守估计,有一半时间都在路上。尽管如此,我们的疲惫感却不强,因为大家一直保持高度的亢奋状态。

一方面是因为河山的壮美和辽阔。去往乌恰的路上,沿着笔直的公路行驶,仿佛一直行走在天边,直到连绵巍峨的群山浮现。到昆仑山和天山交界处,我们的精神振奋到了极点——黛色昆仑巍峨,驼色天山艳丽,乌恰县像一颗明珠,镶嵌在两大山系交汇的尽头。远古时代的地壳运动,是兴之所至的神妙之手,造就了这样震撼的奇观。

而去往塔县的路上,我们又感受到了仿若另一个世界的景观。绵绵延延无穷无尽的终年雪山,在阴晴不定之下,展露出粗狂、柔美、端庄、雄壮的千姿百态。有“冰川之父”美名的慕士塔格峰,云雾缭绕之下昭示着神秘和不可征服。积年的风吹过白沙湖,湖岸形成了一座美轮美奂的沙山。

另一方面是因为新疆独特的风情。这里比北京的东八区往西两个时区,太阳要到晚上10点多才落下余晖,喀什的街头甚至艾提尕尔清真寺广场,半夜 12点仍人流如织、灯火辉煌……这个时差让我们的时间感有点混乱,常常半夜一两点还在开会讨论工作安排,而早上仍然按正常时间开始采访和拍摄工作。

最重要的是,我们觉得,若没有饱满的精神状态,实在愧对这两地学校和教育部门的热忱配合。

在吉根乡小学,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校党支部书记张宝元。张宝元是汉族人,精瘦黝黑干练,整个学校在他的调度下井井有条。想请哪个班级的哪个老师或是哪个学生的家长来采访,他有求必应。涉及外出的采访镜头,他全程陪同,甚至早上 6 点多一起去山头拍日出。怕温差太大,拍摄的同事不适应,他暖心地给每个人都带了羽绒服,带同事去往最佳的拍摄山头。怕晚上往返乌恰县耽误时间以及不安全,他还专门给我们腾出几间教师宿舍,虽然条件简朴,但崭新的被褥带来的温暖,至今萦绕在我心头。

塔县同样如此。经过一整天车程,我们抵达塔县已是晚上8点多钟。到宾馆的会议室时,满满一屋人坐在我们的对面——应我们连夜开座谈会的要求,副县长谢华、教育局主要领导和相关负责人、部分学校的校长和幼儿园园长齐聚于此,静候我们的到来,有的甚至是从乡里赶来。从事先发来的资料中没有发现任何亮点的我们,在座谈会上抓取了大量信息:寄宿制学校建设和探索、ag电子游艺开户教育的迅速发展、感情浓烈的爱国主义教育……正如塔县城乡寄宿制小学校长武建芳所说,塔县的教育闪光点像星星一样在帕米尔高原上闪烁。

浓烈的爱国情怀

每每讲到爱国,人们常常会觉得有所拔高,或者大而空。而在这两个采访地,我们却亲身感受到了边疆教育者对祖国浓烈、坦诚、直白的爱。

乌恰县吉根乡是祖国西陲第一乡,百姓以柯尔克孜族为主。吉根乡小学是西陲第一校,紧邻77号界碑。站在界碑处,可以清晰地看见吉尔吉斯斯坦的哨所。

塔县是全国唯一的塔吉克族自治县,99%的人口都是塔吉克族。一县对三国,整个西半部县界都是国界,接壤的3个国家,分别是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

地理位置决定了他们肩负着同样的责任和使命。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们也亲耳听到了同样动人的故事。

在吉根乡,76岁的布茹玛汗·毛勒朵无人不知。她从19岁起,就踏进了海拔4290米的冬古喇嘛山口,成为一名护边员,在巡边路上行走8万多公里,相当于7个长征路;为了守护边境,她在边境线上埋设了200多块刻有“中国”字样的碑石,石头上的每个字上都留下了她虔诚的吻痕……

在塔县,一家三代护边的故事广为流传。上世纪60年代,巴依卡的父亲就开始在红其拉甫一带放牧巡边。到了70年代,老父亲身体不再允许频繁地跋山涉水,年轻的巴依卡便踏上了巡边护边的道路。在这条蜿蜒在帕米尔高原至喀喇昆仑的冰山雪岭中,冬天风雪肆虐,夏季洪水汹涌,随时伴随泥石流、暴风雪、冰雹和雪崩,但他一走,便是30余年。2008年,56岁的巴依卡又将接力棒传给了儿子拉奇尼。在去红其拉甫采访的路上,我们偶遇正带着一队护边员巡逻的拉齐尼,他和巴依卡一样,皮肤晒得黝黑,但神情坚定。

在吉根乡小学,每个学生都亲耳聆听过布茹玛汗·毛勒朵讲的故事。张宝元说:“生在边境,长在边境,孩子们有责任了解怎样守护边境。”学校还和乌恰县边防七连结了对,经常带着学生们去连史馆参观,或者请连里的官兵来学校讲守边故事。

P42.jpg

中国教育报刊社“边疆行”新疆报道组与当地师生合影。易鑫 供图

在塔县,大部分学生都到过巴依卡的家中,参观他自己整理出的爱国护边展室。塔县常常组织学生参加红其拉甫边检站开展的“警营开放日”活动,还借助与中亚多国接壤、边境线长、爱国主义教育资源富集的优势,充分挖掘红色资源,开发出了一条集历史文化、国防教育于一体的爱国主义教育“红色走廊”。

在塔县的座谈会上,塔县第二幼儿园园长迪力加马丽小声而激动地说:“我们塔吉克族人世世代代爱国,感谢中国共产党,让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教育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她的普通话并不是很标准,但在那样静谧的会议室里,这样的表达让人感到真诚而心潮澎湃。

在两地的学校文化建设中,爱国主义的特色也尤为突出。如塔县第二幼儿园,园长迪力加马丽十分用心,设计的园徽是向日葵,背景是解放军战士,意寓边防战士的守护。走廊文化中,处处是教师手工制作的长城、天安门,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扇子、十二生肖、青花瓷、饮食、服装等。

我对幼儿园的孩子们接受这些的程度有所疑问,迪力加马丽很自信地说“:我们将这些内容渗透到社会、语言、艺术等各个领域,由浅入深,循序渐进。”

我最不能忘怀的,是她说:“我们要让娃娃们知道,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不是白来的。”说这话时,她走在幼儿园的走廊里,在熟悉的环境里,她侃侃而谈,全然不像座谈会时的紧张和羞涩。

对民族教育炙热的爱

吉根乡,平均海拔3000米。塔县,平均海拔4000米。两地的特点都是高寒缺氧,山高路远,缺少绿植。我曾去拉萨采访,那里的海拔在吉根乡与塔县之间,但拉萨南部有一条河面宽阔、水量充沛的拉萨河流过,为拉萨增加了湿润度。而吉根乡和塔县,终年干旱。强烈的紫外线,带给在这里生活的人们黝黑的皮肤和打眼的高原红。三四千米的高原,则带给他们心脏病、高血压等高原病。在塔县,据说当地人的平均寿命不到60岁。

我的心里一直有个疑惑,如果说柯尔克孜族人和塔吉克族人留在这里是依恋自己的家乡,那么在两地学校见到的那么多内地来的老师,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在塔县,我见到了寄宿制小学校长武建芳,短头发,黑色西装,十分干练。聊得深了,她笑着告诉我,她是为了爱情来的。因为当年丈夫要来塔县工作,她就跟着上来了,这一晃,就是十几年。最近,她丈夫正因为高原病在喀什住院。

讲起这些,武建芳云淡风轻,寥寥几句带过。但是讲起寄宿制小学的故事,她又滔滔不绝。讲起2008年寄宿制小学刚刚建起来的时候,孩子们的状

态给教师们带来的窘况,她十分激动,连比带画。

印象深的是她讲的三个故事。

故事一:学校第一次发香蕉,孩子们咬了一口,都说不好吃,扔了“。为什么?因为他们生活在大山深处,没见过香蕉,直接连皮吃了。”老师们急了,爬上桌子,给孩子们演示怎么剥皮,怎么吃香蕉。

故事二:办学一年下来,校长老师们吃惊的是,学校在换玻璃上花了 3 万多块钱。“为什么?因为孩子们小时候只玩过扔石头的游戏,到了学校,没事的时候接着扔石头,瞄着玻璃扔,他们完全没有‘这是在破坏公物的意识’。”

故事三:学校食堂炒了菠菜,孩子们都挑出来扔了。“他们说这是草,是牛羊吃的,人不能吃。他们在牧区几乎没有见过蔬菜。”

怎么办?

武建芳说,那时候老师们白天上课,下了课组织孩子们吃饭、睡觉,又当老师又当保姆。晚上全部住在学校,前两年没有半夜2点以前下过班。有的低年级孩子小,晚上想家睡不着觉,一个哭了整个宿舍都跟着哭。“我们抱着孩子哄,有时候心疼,跟着一起哭。”武建芳笑着回忆,眼眶却悄悄红了。

而现在,这些来自牧区的孩子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随地大小便,不再悄悄溜出学校,见人变得有礼貌,学会收拾垃圾,理想变得丰富多彩。

在操场上,记者问孩子们长大想做什么,“律师”“舞蹈家”“科学家”……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回答。

“要是10年前问这个问题,他们还都说是放羊呢。”武建芳笑着说。

武建芳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我们去采访的前两天,一位老人在校门口转了两天,说要见校领导。

武建芳去见了他,因为语言不通,请了翻译才明白,这个73岁的塔吉克族大爷巴地·白给克想给学校捐3000块钱“。我一问,他也不是退休干部,还在拿低保,怎么能要他的钱?但他说什么也不肯,最后我和他商量半天,让他捐了1000块钱。”

武建芳深受感动,在学校的六一庆祝会上,她专门加了一个环节,把巴地·白给克大爷请去作了简短的发言。“这里的老百姓很重视教育,很支持我们。”武建芳说。

为什么能坚持留在这里,武建芳没有给我正面的回答,但她对孩子们的变化所体现出的发自肺腑的喜悦,让我感受到了她对塔吉克族教育、塔吉克族孩子浓烈而炙热的爱。

从学校出来后,塔县教育和科学技术局双语办主任木拉阿比甫·夏夏告诉我们,武建芳的脑血管也有问题,但一直没有去医院进一步确诊。

对于为什么愿意留在这里,最终吉根乡小学党支部书记张宝元给了我一个答案。他说:“我们有80%的学生家里有亲人在护边,在保家护国,我们有责任照顾、培养好他们的孩子。”我肃然起敬。

(作者系中国教育报记者)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美高梅官网网址  金沙官网  永利集团    金沙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金沙网址  永利网站  新葡京官网  威尼斯人官网app  永利官网  威尼斯人  葡京官网  永利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  金沙网站  永利集团  永利网址  金沙棋牌  永利网址  金沙国际  金沙澳门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  新葡京官网  大澳门赌城  金沙澳门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  葡京官网  澳门赌城网站  金沙澳门赌城  威尼斯人开户  新葡京官网  银河赌城  澳门赌城官网  葡京官网  大澳门赌厅  金沙澳门  葡京官网  赌场网址  金沙网址  银河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