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芬兰为什么这样评价师生

作者:张晶晶 发布时间:2019.11.01
中国教育报

教育评价是教育改革发展的指挥棒。树立科学的教育评价观,建立科学的教育评价体系,对于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芬兰基础教育因优质、公平和高效而享誉全球。众所周知,芬兰教师教得少,但教得好;芬兰学生学得主动活泼并学得好。这背后的原因与其教育评价理念和方式密切相关。探寻芬兰学生和教师的评价方式,可对我国教育评价改革提供一定的借鉴与参考。

课程计划反映教师的教育实践能力

芬兰教师有责任设计和开发学校课程。今天,大多数芬兰学校有自己的校本课程,这些课程符合当地教育局的要求并得到批准。这就合理地表明了芬兰教师和校长在课程开发和学校规划方面扮演关键角色。当每所学校开发自己的课程时,需要遵守国家课程框架所提供的指导和必要限制。

然而,芬兰对学生学习成果没有严格的国家标准,各学校课程中不必要包含它,这和美国、英国、加拿大的情况一样。这也是为什么芬兰的课程计划因学校而异,各个学校的实际课程不尽相同。教师在教学决策中的关键角色,明确要求教师教育要为师范生提供成熟的课程开发和学生评价的理论与技能。它还使得芬兰教师专业发展的重点从碎片化的在职培训向更加系统化的学校培训改进,从而塑造更好的有效教学的伦理和理论基础。

评价学生时关注学生个性发展和认知过程

作为学生学习进步和在校表现的主要评价者,教师需要设计和实施适当的评价和测试来监测学生的进步。但是,芬兰学校不使用标准化的测试来检验学生的进步或成功。这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个性化学习和创造性教学是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芬兰的教育政策给予其高度的优先权。因而,学生在学校的进步应主要依据他们各自的品质和能力,而不是单一的标准和统计指标。

教育促进者坚持认为,课程、教学与学习是教育的优先组成,关键是必须推动教师思考和学校实践,而不是和其他国家的教育系统一样,只关注评价和测试。芬兰的学生评价是内嵌在教学和学习过程当中的,用来改进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

决定学生的个性和认知过程是学校的责任,而不是外部评价。当教师对所有学生进行评价和评分时,大多数芬兰学校承认存在不足之处,比如可比性或一致性问题。同时,外部标准化测试存在的问题可能更多,它们包括窄化课程、应试教学、学校之间和教师之间的不正当竞争。因此,课堂评价和学校评估被作为芬兰教师教育课程和专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芬兰学生评价的国家战略基于多种证据原则,考试成绩仅仅是学术评价的一部分。各学科成绩的数据通过抽样标准测试和主题评论来获得。地方教育局具有依据自身需求和愿望设计质量保障的自治权。

芬兰中小学生要面对的唯一外部标准化评价,是高中毕业时的国家大学入学考试。这是学生上大学的基本要求,它使用论文形式的考试,考查学生在各学科的知识、技能和素养。该考试完全由学生自费,由外部考试委员会管理。大量芬兰教育专家认为,这项考试于高中课程与教学而言具有区分效应。

教师评价时信赖教育理论和实践智慧的引导

参观芬兰学校的外国访问人员经常会问这样一些问题:如何基于教师绩效来评价教师?或者说,管理人员如何知道哪些教师是有效的教师?哪些教师需要提升教学能力?在芬兰,没有正式的教师评价措施。唯一的例外是,每年春天有媒体会根据学生在大学入学考试的成绩对学校进行排名,但这些新闻几乎得不到芬兰家长和学校的关注。

在芬兰,关于教师绩效的问题是没有重要意义的。芬兰教师在校内共同合作,并且能够理解他们的同事是如何教学的。这种环境有利于教师反思自己的教学行为,建立起共同的责任感。评价教师教学和学校运行情况的外部监督系统已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废止了。如今,学校校长依据自己做教师的经验,能够帮助教师认识到自己工作的优点与需要改进的地方。芬兰学校的基本假设是,教师是经过良好专业训练且在学校尽全力工作的。在实际的专业学习社区中,教师们彼此信任,经常交流教与学,并且信赖教育理论和实践智慧。

在ag电子游艺平台上,测量教师绩效已经成为改进教育方式中的新趋势。最新的统计技术已经被运用到教师绩效评价。比如,增值模型(value-added modeling)通过调整学生的前期成绩和人口统计变量来解决社会经济和其他差异的问题。

尽管增值模型比仅依据学生成绩来判断教师绩效更加合理,但是经过对增值模型结果的深入分析,研究人员怀疑这种方法能否像其设计者所宣称的那样鉴别出好教师与差教师。芬兰人相信,几乎没有一种定量方法是能够测量出好教师或差教师的单一的或首要因素,持有这样的保守观点是安全的。即使是商业领域的一些管理专家也警告不要使用这种方法来做薪酬决策,比如以学生成绩作为教师绩效的主要依据来发放教师工资。美国和英国都因使用这种方式带来了很多问题。在医学界有这样的例子,当政府试图使用病人的存活率来给心脏外科医生排名时,结果发现这种管理方式给外科医生提供了远离最严重病人的不当激励。

教师按绩取酬对芬兰人来说是一种不相容的观念。政府和大多数家长都认为,教学、照顾和教育儿童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以至于不能单独使用数量标准来衡量。芬兰学校坚持的一条原则是,教学质量和学校质量是通过学校、学生和家长之间的互动而形成的。

(作者单位:北京市朝阳区花家地实验小学)

《中国教育报》2019年11月01日第5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美高梅官网网址  金沙官网  永利集团    金沙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金沙网址  永利网站  新葡京官网  威尼斯人官网app  永利官网  威尼斯人  葡京官网  永利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  金沙网站  永利集团  永利网址  金沙棋牌  永利网址  金沙国际  金沙澳门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  新葡京官网  大澳门赌城  金沙澳门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  葡京官网  澳门赌城网站  金沙澳门赌城  威尼斯人开户  新葡京官网  银河赌城  澳门赌城官网  葡京官网  大澳门赌厅  金沙澳门  葡京官网  赌场网址  金沙网址  银河官网